Ja2

咯咯咯……

伴隨著敲門聲,一位臃腫的老翁駝著背慢慢的走出來。

「是誰?」

「預約今天來做訪問的,謝謝。」

隨著鐵閘緩緩打開,是一間極為平常的居屋。但對於道士,隨此打開的,或許是埋沒於時空的過往與事實。

他們在客廳裏找到一個位置坐了一下,兩人都喝上一口茶。

「首先問一問,介不介意我在資料曝光你的姓名?」

「沒問題。」

「那麼,訪問開始。」

背景:譚廣進,前香港異常二戰地方武裝「茶嶺常備隊」成員。本次訪談主要目所是了解帷幕以內的二戰遊擊活動及二戰時期日軍的異常行為。

【紀錄開始】

張道士:你係幾歲加入㗎?(那麼你是幾歲開始加入的?)
譚廣進:大概十八九歲左右囉(大概十八九歲吧。)
張道士:咁你哋當時主要嘅裝備係點樣?(那麼你們當時的裝備大概是?)

譚廣進:有時就係從日軍嗰度搶番嚟嘅步槍,不過嗰啲點講都係搶返嚟嘅數量唔係好多。(就是從日軍那邊搶來的步槍,不過由於是搶來的數量不算很多。)

譚廣進:咁我就係比較大隻啲可以用到日本槍,但比我年紀細少少入去例如十五六歲嗰啲新人,就只會用一種好粗糙嘅每次淨係可以 射一發嘅土製手槍。(我身體比較壯健所以可以用到日本槍,但比我年紀少例如十五六歲的那些就只會用一種比較粗糙每次只能夠發射單發子彈的土製手槍。)

譚廣進:不過土製手槍勝在我哋可以自己整,一日大概可以生產量兩三把出嚟。

張道士:咁你哋當時主要有咩日常活動呢?

譚廣進:主要就係訓練,訓練用刺刀又或者射擊,有時候都會上一下課堂了解作戰方針同埋應變策略。同埋都會喺茶嶺過個地方巡邏,維持治安。

張道士:你參加呢啲有冇糧出㗎?

譚廣進:冇㗎,除咗負責做阿頭嗰兩三個人係靠捐輸全職負責營運,我哋呢啲全部都唔係職業軍人。例如我自己本身就係做陶瓷嘅,咁樣就係每日做完陶瓷之後,放咗工再去訓練。
張道士:咁其實嗰陣時候日軍有冇發現呢度?

譚廣進:我唔知有冇發現,但係佢哋冇攻入嚟。不過因為本身呢個地方唔具備自給自足嘅能力,所以到頭即使冇畀人佔,呢邊都已經開始被迫要用軍票又或者用茶果嶺居民的名義申請良民證。

**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