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w28

1.有關第一次國共合作中,國民黨與共產黨之動機異同現分析如下:

首先,共產黨顯然想藉著國民黨內擴大中國內部的共產勢力。根據資料三,每一位參與國民黨的共產黨人皆是以個人身份加入,即同時擁有著共產黨及國民黨雙重黨籍。資料中更直接提到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吸納國民黨內的左派,漸漸擴大自己的組織並跟隨共產黨之紀律。從中可見共產黨與國民黨之合作具有滲透的意義,達致加大群眾基礎及政治籌碼之用。

其次,共產黨與國民黨同樣希望獲得俄國的支持。從資料一中,孫中山就表示希望中俄兩黨團結共同奮鬥。共產黨則一直以來有和蘇俄的共產國際聯絡, 吳廷康、馬林等俄國人亦直接協助共產黨於中國之建立和組織。可見由於俄國十月革命爆發成功後將大量俄國對中國不平等條約取消,所以國共兩黨都對於俄國勢力極有好感,來拉攏和聯合俄國勢力達成自己目的。

最後,共產黨與國民黨同樣希望對軍閥進行清剿。從資料二中,孫中山將中國未能完全正式統一歸咎於軍閥勢力割據,然後軍閥又另外私自和外國勢力巴結。為求清剿相關的舊勢力, 國共因此合作以聯合成為最大的革命黨,統一戰線對軍閥進行北閥與推翻。在推翻軍閥方面,他們的目的是相同的。

總括而言,共產黨與國民黨在第一次國共合作期間在對俄國的親善態度及對軍閥的敵對是相同的,但是共產黨則有着滲透國民黨擴大共產黨勢力的第二目標。

2.
我認為共產黨是第一次國共合作中最大得益者,原因如下:

首先,共產黨對國民黨內部的滲透相當成功。 當時的國民黨員尤其本身立場偏左派的,都很受到共產黨的鼓舞,甚至出現國民黨左派其後為反蔣爆發武裝革命(即閩變),霸佔福建省後所進行的溫和土改及其後與中國共產黨遊擊隊合作,即可見兩者關係之深。而共產黨人又有很多以個人名義在清黨前於國民黨內擔任要職,周恩來於黃埔軍校建校初期就擔任副政治部主任。 可見在第一次國共合作期間共產黨的滲透和影響十分深遠。

其次,共產黨於這個時期所擴大的民眾勢力十分穩固。在蔣介石無法忍受共產黨對國民黨之滲透,進行反共清黨時,共產黨的反應十分快速。由4.12事件起正式標示清黨開始,於同年的8月1日立即爆發南昌起義事件,前後持續將近一年。而在清黨後期1928年,中國共產黨已經建立了中國工農紅軍。可以見到在第一次國共合作期間,共產黨對群眾工人農民的影響力十分龐大,甚至已經足以組織一支有力的遊擊武裝,為往後即使並未完全統一中國亦可藉建立革命根據地與國民黨分庭抗禮,直至第二次國共合作前。

再者,共產黨具有明確的目標並且較國民黨團結。 根據資料三中所述文件可見共產黨於當時已經定立了非常明確的目標-拉攏國民黨內左派,同時擴展在工農群眾之間的影響力。反觀國民黨由蔣介石為首的右派和汪兆銘為首的左派,僅是在容共與否這個題目上都已經爭論不休。國民黨上述爭議十分嚴重甚至直接引致其後的寧漢分裂,同一國家內出現了兩個國民政府的問題。由於國民黨的整體團結性較共產黨為低,引致到大量原本對國民黨有利的部署都難以全功。

最後,國民黨的聯俄容共政策進一步令共產黨受到更大的援助。 蘇聯字十月革命後迅速成立第三國際,以求在世界上輸出革命。以中國共產黨本身就與第三國際有很緊密的聯絡,馬琳吳延康等都是第三國際派遣至共產黨的顧問。 蘇聯除派人作為顧問外,又多以美金盧布或奢侈品對中共進行實質資金供應。 這也為其後共產黨進一步擴大營運,甚至建立自己武裝力量打好基礎。

總括而言在國共合作,中共產黨成功滲透至國民黨內部,又獲得了龐大的民眾勢力,更獲得外國勢力的援助。反觀國民黨聯俄容共之策略 目標未算明確,內部對此甚至出現分裂。可見於第一次國共合作中,共產黨是最大得益者。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