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rol

Carroll 338: 一試難忘鴉片煙

220px-Opium_den_chinatown.jpg

這是第一間使用這種鴉片煙的煙館,我們也是從這裏了解到這種鴉片煙。很快地,光顧芝加哥鬼靈地下煙館的地踎煙鬼也會像這間煙館裏的吸食者一樣欲仙欲死。

從何獲得

這一批煙盅來自於中國石灣製瓷。連國家的名字都和陶瓷相關,質量果然是過硬的,不得不說這一種剛好每個盅三克的手工,即便是我們引以為傲的工廠機械化產業還是做不出來。

這些鴉片煙中只有一個用途,就是去令到那些癮君子更加喜歡我們的鴉片煙,到最後欲罷不能。但由於這個東西的特點,千萬不要將這種煙盅給任何高級客戶又或者頭目使用,他們已經將每個這樣的煙盅都做了記號。誰要是給他們吃這種,誰就得拉出去打靶。

何人知曉

只要是鬼靈的高層又或者在其下屬開地下鴉片煙館的都知道,專責為我們製作這種煙盅的師父也知道。

如果有人問這種這麼好的煙是哪來;當然要回答:全部都是商業機密——即使我們的秘密根本不是在鴉片煙本身。

如何使用

在客人來臨前,將煙膏預先放在這煙盅一個小時就可以了。只要嚐過一口這種經過特製煙盅所炮製的鴉片煙,他們對於鴉片煙的成癮性會被改變,轉移成了是對這種特製煙膏上癮。 如果他們妄想藉著給其他品牌其他競爭對手的鴉片煙內給自己緩解,他們只會獲得更嚴重的戒斷症狀, 然後渾身酥麻的爬過來我們的煙館,吸我們的大煙; 當然,有時候他們的身體太虛弱了,在爬過來的路途中就死掉了。

要注意的是,放多超過三小時的就不能再用,否則那群沒用的煙鬼會爽死;直接吸到吐白泡在煙館裏死掉,一次吸死就沒法完全榨光他們的銀子和金子,死人可做不了回頭客。不過真的死了人,屍體也不容浪費。將他們的屍體切塊,加水放進去鍋裏燉煮,煮三小時之後就會變回熟鴉片。但每500克殘軀頂多只能夠提煉出20克,效率太差,所以不會是我們的主要鴉片來源。

於21/5/1937年新增:

近期我們招收了一批新華工,但也不知道怎樣的,要麼就帶錯東西,要麼就運貨運錯地方。 因此,我們現在將這一種大煙作為控制和懲罰他們的工具。強迫他們每個人入職之前都要吸一口,有做工任務成功的就給他一盅,失敗的就不給。這麼一來,順帶把請他們的薪金也省了。

但是這方法千萬不要用在妓院,之前試過讓一兩個嘗試吸食一下,吸完之後的她們渾身煙味。吸了不足半個月,十來歲青春少艾的皮膚都變得就像我那死去的奶奶一樣皺,嚴重破壞客倌的興致,更讓我被那邊的老鴾罵得要死。

來自 Charles Derringer 的辦公桌
 
我的代表去到了中國的石灣與梁師傅談洽相關事宜。現在他成為了我們的獨家供應商, 梁師傅的特製鴉片煙盅市場將由我們壟斷。

不過,代表和我說,跟這人在談的時候,總感覺他油嘴滑舌十分不老實。你們需要多加留意他往後的行蹤。如果他背叛了我們,就讓他變成和那些煙鬼一樣的廢柴。

好吧,雖然很不幸,但也正如大人你所說--那該死的傢伙開了小灶。我們安插在同一家製瓷廠的細作告訴我們,他近期特意的把30個這樣子的煙盅送上東北。然後我手下的人馬一路追索,居然見到冀東防共自治政府內轄地的官方煙館有用這鬼玩意。還要殺有介事的在盅底下寫上「第十四陸軍技術研究所」,看樣子他們談下的單甚至和政府有關。

在這一次去石灣還有東北的時間,我已經順帶找了一位替代的石灣師傅黃師傅,看樣子我們得立即送姓梁的一程。

來自 Charles Derringer 的辦公桌
很好,黃師傅所製作的質量也很符合我們所需要的,成本比之前還要再低一些。

至於那位梁嗎……我深知中國人自古有一句說話叫做入鄉隨俗,既然如此那麼我也入鄉隨俗一下好了。聽聞他們那邊尤其是南洋地區有一秘法,用人打樁的話,生意更加興隆,保佑後代大富大貴。幹掉他之後,把他的屍體肢解運過來,讓他在天之靈繼續幫我財源滾滾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